日本馆藏共有约3600余件文物,其中包括2000余件青铜器及1600余件瓷器,藏品数量占赛努奇博物馆馆藏的三分之一。

其中大部分馆藏品是亨利·赛努奇(Henri Cernuschi)和艺术评论家西奥多·杜雷(Théodore Duret,1838-1927),于1871年10月至1872年12月期间旅居亚洲时所购。此外,还有一部分是从巴黎商人手中购得,如著名的收藏家西格弗里德·宾(Siegfried Bing ,1838-1905)。喜爱文物的赛努奇经常出入各大拍卖会,与其他文物爱好者及收藏家交流心得,他在拍卖会上拍来的文物同样丰富了博物馆的馆藏。

1898年博物馆开馆后,大量极具特色的日本文物赋予了这座博物馆无可比拟的历史价值,其中包括弥生时代(公元前400-公元250年)的戟(多卡)和琳派大师尾形乾山(Ogata Kenzan,1663-1743年)所绘的屏风。此屏风是由奥古斯特·雷诺阿(Auguste Renoir,1841-1919)的学生日本画家梅原龙三郎(1888-1986年)在1959年捐赠给赛努奇博物馆。

近年来,博物馆旨在丰富已有的馆藏系列,陆续收购了许多一流的作品,尤其集中在绘画和当代瓷器领域,如由日本画家岸连山(Kishi Renzan, 1805-1859年)所绘的一对屏风,和一套珍贵的古代漆器,内含一件安土桃山时代(1573-1603年)南蛮风格的书见台,和出自琉球岛的经典之作,如江户时代(1603-1867年)的焚香炉。

如同爱米尔·吉美(Émile Guimet ,1836-1918)建立的吉美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赛努奇博物馆的日本馆藏亦反映出西方人对亚洲宗教文化的浓厚兴趣。坐落在博物馆二楼大厅中央的阿弥陀佛像就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这座佛像至今仍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同时,通过博物馆展出的十九世纪下半叶,江户时代后期到明治时代...

(1868-1912)初期之间的藏品,我们也可以看出赛努奇对当代艺术品的喜好,当时的收藏家都被那些彰显了“工业艺术”之美的装饰家居深深吸引。

回到巴黎数月后,第一届国际东方学家代表大会(1873年8月-1874年1月末)在巴黎举行,赛努奇怀抱着自由的思想,在巴黎工业宫向法国大众展示了他此次东方之行的收藏所得。日本文物作为展品的重要组成,获得了广泛关注,人们尤其关注与佛教、动物肖像及花瓶有关的文物。 1873年11月4日,路易·贡斯(Louis Gonse ,1846-1921年)在《法国通报》(«Le Moniteur universel»)上发表了一篇名为《香榭丽舍街上的东方展览会》的文章,其中写道“灵巧精致却又不失简朴的外形、纯粹洁净的材质、古色的光泽及精巧的雕镂构成了无与伦比的美丽。”几年后,他又在他的代表作《日本美术》(«L’art japonais»)一书中详细描述了当时的展品。

日本平面艺术

日本平面艺术最早出现在绳文新石器时代(约公元前10500-400年),证据是漆器上用红色和黑色绘制的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