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que funéraire

Anonyme, Anonyme

Entre 907 et 1125
Bronze, Dorure
Parure, bijou
Don manuel : Deydier, Christian; Deydier, Agnès
M.C. 2001-8

这两件鎏金面具配饰体现了辽朝契丹贵族使用的丧葬方法。它将干尸与精心设计的鎏金葬服相结合。辽朝的官方历史只是含糊地提及这些葬礼物品,称它们为“盖尸物”。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发现的两座坟墓仍保存良好,可以用来核实和完善古代文献中提到的一些细节。
赛努奇博物馆的每件鎏金面具是仿照死者真容用薄铜片锤击成型,眉、眼局部錾刻,最后加以鎏金工艺。面具为辽墓出土文物中较常见物品。出众的细节以及精细的錾刻,只有胡须可以把它和对应的女性面具区分开。一条弯曲线条刻画出他们紧闭的眼睑。面具边缘的穿孔使它可以连接到银丝网络葬衣上。相比之下,陪葬头饰比较罕见,可能是因为纤维制品很难保存。赛努奇博物馆的每件面具上都配有一个鎏金银冠,由银丝缀合的镂空银片组成。
男式鎏金银冠工艺十分复杂:24块鎏金薄银片边缘被剪成云朵型,每三个为一组由银丝缀合在由薄银片顺长对折成双层卷曲成圆环的冠箍上。每一片都装饰着一只鸳鸯或是一只凤凰,凤凰的所在的金属线的尾部还有八只鸟在摆动。这些可饰件让人想起中国东北三燕时期(335-436年)和朝鲜高句丽王国的步摇头饰,衬景花纹则让人联想到中国文化。虽然辽朝的官方历史上没有提到这样的头饰可能是官员服饰的一部分。但是对先例的研究广泛证明朝鲜新罗王国的王冠上就是使用的鎏金镂雕錾刻薄银片。
特征明显且罕见的殉葬品,应为十二世纪初期的产物。

Reference(s) : Gilles Béguin (dir.), Art chinois, Musée Cernuschi, acquisitions 1993-2004, Paris Musées / Findakly, 2005, p. 124-12
Zoom
1/1